在和网友聊天时,曾经听到过这样的观点:一个地方伟大与否的论证,不在于它的面积、不在于它的财富、不在于它的历史,而在于它的城市精神。我冒昧地揣测网友可能来自深圳之类的新兴城市,不在乎曾经的历史兴衰,而更在意当下的集体群像式意愿表达。城市的精神来自哪里,在我看来,每一个城市或许都有自己独特的源头,特定的地域文化、特立独行的市民性格,甚至是一块块战火摧袭过的断壁残垣,都有可能会成为精神的内在支柱,支撑一代或是无数代的居住者、建设者、守护者繁衍、生息、兴叹。

  让我们一起回溯大同城从石器时代到全球化时代的空间演进,还有一咏三叹或是鲜为人知的悲欢启承,这座城市所涵括的人类理想、民族融合、文明碰撞至今还散落在我们的街头巷尾、桃蹊柳陌和蹙笑嗔痴中。当来自世界各地的歌者舞者在古老的明城墙下酣歌醉舞,当学者名嘴在现代的多功能厅机锋论道,我们感受到的除了激情震撼或者凝神沉思外,还有城市行进与时代进步所轻触间的耳鬓厮磨。城市每天都在发生着故事和变化,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城市也总能找到记录这些故事和变化的载体,比如口口相传的俚语传说,比如油墨飘香的报文刊章……

  城市一直在这里,但如果没有人记录,很多城市对很多人而言,无非是熟悉的名字下面陌生的内容。城记,记城,让我们一起关注,让我们一起捕捉下笔的情感,让我们一起咔嚓一城百态的画面,让别人认识大同,让我们了解自己。


斗转星移:四大街、八小巷、七十二条绵绵巷安在否?

大同四牌楼

大同鼓楼

  大同的街巷并不是一成不变,它随着历史的演进,朝代的更迭,城市格局的变更而不断发生着变化。

  大同街巷的隋唐里坊制形式一直是北方城市的一个重要样本。尽管历经风雨,尽管屡经损毁重建。从许家窑人在这片土地上定居到秦汉魏晋鲜卑人庞大的都城在这里定型,也奠定了一个城市的轮廓和走向。此后,越来越外展的街道形成的城市肌理发展成熟。历史的车轮行进到当下,大同的街巷有些恢复了曾经响亮的名字,有些消失在时光的剪影里,街道的布局、大小、范围在大同这座魅力城市的定型中上演着它的变化轨迹。

  大同街道起源可追溯秦汉的、还叫做“平城”的时期。晋建兴元年(3 1 3)拓拔猗卢“修汉旧平城为南都”,平城复兴。到了北魏,里坊、寺院、市廛、园林、作坊等多处居民生活区,当时城内市民1 00余万,每到开坊之时,人头攒动,热闹不已,成为中国北方,乃至欧亚最大的城市和交易市场之一,从出土文物可以证明,丝绸之路的东端已达到这里。辽金顺延到元,大同城一直兴旺发达,辽代城内街道正北正南,十字街分割成若干里坊,兴建华严寺等,城内寺庙无数。东南一带建舍利坊,多居僧侣商贾;衙署建在西北,多居官臣,肖太后的梳妆楼大约在此;东南有全国最高学府西京国子监;东北有大同驿,周围多为贫民市兵所居。金时大同城的布局基本与辽代相同,只是在大金五年(11 6 5)将东门改为宣仁门,南门改为奉天门,西门改为阜成门,北门仍称拱极门。并建保安殿、御容殿,为供奉历代皇帝塑像。城东有司马都部署司,为西京路都总管,后留有都司街之称。元代时大同城基本上辽金旧城,为四大街、八小巷的十字街坊,当时城内引进御河之水,绿树成荫,楼堂林立,旅游贸易者络绎不绝,并建有大教堂一座。

  明清时期,大同元代大同土城的旧址上增筑城墙。洪武五年(1 3 7 2)由大将军徐达领导筑成。城墙周长十三里,高四丈二尺,宽二丈有余。从保留下来的城砖看,长一尺五寸,宽八寸,高五寸,重三十余斤,上印有洪武五年(1372)的字号……【详细】

胡同儿都哪去了?

  大同胡同儿有多少?上了点年纪的老大同会说,“四大街、八小巷、七十二条绵绵巷”,其实,大同市古城范围的街道何止七十二条,实际上,北京之前也有类似的说法 但是北京曾经有2000多条有名的胡同,无名的加起来就更多了。这样说只是个虚数,表明大同街道多、互相连通。明清不说,单就解放后,根据资料解放初期城区共有街道办事处1 3个,居委会2 6 8个,街巷5 6 7条;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居民委员会共309个,街巷839个。2000年新编社区居委会108个。2012年新建11个,随着城市改造和新建,有一批街道更名,还有一批街道,消失在古城风貌或旧城改造中,还有一批街道,崭新亮相在御东或新拓展的城市范围中。

  “四大街、八小巷、七十二条绵绵巷”指的是那条街?大同城市屡经战火和复建、重建,很难有一个完全共识的标准答案,“四大街”基本上没有疑问,到了“七十二条绵绵巷”,可能就存在太多种组合了。小编整理了网络上比较大众的一种说法,仅供大家参考。

  四大街:西街清远、东街和阳、南街永泰、北街武定……【详细】

大同古城消失的街巷【西街管内】

  【火神庙街】东起大北街中段路西,西至司令部街。该街东段原有“火神庙”。故名。该庙为清代道光年间所建,是大同灶王爷的总庙,每到腊月二十三,前来供奉的人络绎不绝。

  世说详语:90后们对这条街估计不会有什么印象。而对于50、60、70、80的种种“后”们来说,火神庙街,就像香港的庙街一样,充满着青春躁动与市井文化。上世纪七十年代,因为军分区就在左近,各种军装少年、军装青年构成一道特别的风景,冬天军帽、军棉袄,春秋的军大裆裤,亦庄亦痞。到了80年代,录像厅在这条街上最火,《射雕英雄传》、《泰山屠龙》甚至美国的《第一滴血》,很多人都是在这条街上看的。城区的十四小、十五小也是在这个时候合并成了一所学校。

  【钟楼西街】【西门街】从四牌楼以西至钟楼,名“大西街”;钟楼以西至二府巷南口,称“钟楼西街”;由此再往西称“西门街”;1975年6月取消各段名称,统称【大西街】。

  世说详语:这条街悲哀啊,名字似乎完全被人们忘记了,70后再往后的各种后们,都压根儿没听过。好吧,至少,它存在过。

  【西黉门北街】原西门内北巷。为城内古老街道之一,“黉门”为“黉宇门”之简称,“黉宇”是学舍,为延纳四方游学之士而设。在我市东、西城门内均设有“黉宇门”。东襄“青龙”西寓“白虎”预祝游学之士喜登龙门、荣上虎榜。此街是“西黉宇门”北侧的一条街,故名“黉门北街“。

  1969年盖展览馆拆除巷内房屋时消失。

  【六福巷】大西街西段路南。二府巷斜对面。大家都知道【琵琶老店】吧,虽不算一条街巷,但它旁边有一处小巷叫“六福巷”这个巷子太小了,以至于人们渐渐的把它遗忘,干脆叫这个地方为【琵琶老店】。相传,昭君{王嫱}出塞和苏武牧羊都和【琵琶老店】有关。特别是昭君从长安出发,路经平城{大同}曾在【琵琶老店】歇脚。据传,【琵琶老店】的牌匾为唐代大书法家柳公权所书,此匾现在大同博物馆内。此巷在大西街扩宽时消失。

  世说详语:还有人记得当年的妇女儿童商场么?它的旁边是大同市电影公司,电影公司旁边,是工艺美术商店,工艺美术商店旁边,是五一菜场……对,六福巷就在当年的妇女儿童商场附近,七十年代末的时候,它,消失了……

  【西大场面】位于“大墙后街”西端路北,南起“大墙后街”西至“石头巷”中段东侧。

  该街原为明代大同总镇游击衙门之一部分,因遭清兵破坏成坑,后被农民填平改做场面,因位于城西北隅,逐取名为“西大场面”。因盖楼此巷消失,只存东西走向一段。

  世说详语:我的印象里,好像基本都是省略掉“西”字而只叫……【详细】

大同古城消失的街巷【南街、东街管内】

  【南街】北起四牌楼,南至鼓楼,称为【大南街】。北起鼓楼,南至西门街,称为【小南街】。北起小南街南端,南至南关北街北口,称为【南门街】为通往南关要道。

  世说详语: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东西南北四大街都有着各自不同的社会角色,南街,主打土产日杂。所以我记得有一年夏天突下暴雨冰雹,南街满街都飘着扫把簸箕……九十年代华林、永和、鼓楼电脑城带热了一条街,名品服饰才登上舞台。南街变洋气了,老商店,老土产店,老理发店,甚至连鼓楼西北角的老肉铺、卖炸油条、麻叶的副食店,寿终正寝了。那些到路东废品收购站卖废报纸、路西副食店打散酒买零食、北头儿理发、南头儿买胶卷儿洗照片儿的岁月,一并去了。

  【九楼巷】位于大西街之南侧,北起大西街,南至鼓楼西街。相传,明正德年间{公元1506—1521 年}大同富豪王龙在此盖有九座楼房,因此得名。此巷驻有著名的“凤临阁”饭店,{即传说中的明正德皇帝戏凤之处}和回族小学、清真寺等。因扩建清真寺,此巷不复存在。

  世说详语:拿大同话说“九楼巷”,特别像“九龙巷”,80年代的时候,凤临阁在路东,碰上好日子,家里经常去买烧麦回来打牙祭。离得不远的路西就是清真寺,回族小学在对过儿。

  【礼拜寺巷】九楼巷路西,并入九楼巷。

  【西羊市巷】位于善化寺之北。东起南门街,西至教场街。清朝时,该巷为交易羊的市场,因在南门街之西,与东羊市巷相对,故名【西羊市巷】。后并入教场街。

  世说详语:这条街上我曾经进过好几个规制非常齐整的院落,80年代的时候四合院还没有变成大杂院,私搭乱建也少,那几个院子进去就有一种奇妙的宁静感。

  【贵儿寺街】位于欢乐街之南,北起县角西街西口,南至教场街与西羊市巷交汇处。相传,该街未形成前,曾有人在此弃一怪胎,后居民增多,形成街道故取名“怪儿市”后因此名不吉利,改称“贵儿市”后演变为今名。因盖楼拆除。

  世说详语:好吧,写到这条街,就要说一说这条街上的人和事。街不长,三百米左右吧,有一个沿街的公共水龙头,没有公用厕所,厕所要到邻近的南籸籽巷或县角西街上,大概六七个电线杆,从13号院为界,以北院落成群,以南是一堵高墙加墙下的供水点加零星一两个院落。七八十年代的时候,这条街上男孩子数量明显多过女孩子,后来这批孩子散落社会各阶层,黑白之间、好恶之间皆有,有一家人……【详细】

大同古城消失的街巷【北街管内】

  【后宰门】位于仁和美街东段路南,北起仁和美街东段,南至正殿街北口,呈不规则形走向,该街在王城正殿之后,故名。该巷已消失。

  【黉门北街】位于大东街东端北侧,北起武庙街,南至大东街,为城内古老街道之一,“黉门”为“黉宇门”简称。“黉宇”是学舍,为延纳四方游学之士而设。在我市东、西城门内均设有“黉宇门”东襄“青龙”西寓“白虎”谓预祝游学之士喜登龙门、荣上虎榜。此街是东黉宇门北侧的一条街,故名【黉门北街】现已拆除。

  【武庙街】位于塔寺街之东,西起东柴市角,东至东关北园,南至黉门北街。该街之北端有:“武成王庙”(现庙无存,为城区八校所占)街以庙而得名。因建东城墙,此街被拆除一面。

  【皇城头道巷】和【皇城二道巷】位于东华门东段北侧,北起广盛店巷,南至东华门。王府东侧有两条巷,按顺序得名【皇城头道巷】和【皇城二道巷】此巷已消失。

  【塔寺街】位于观音街南端,东起武庙街,西至神曲巷,呈不规则形走向。该街建有慈云庵和法华塔,慈云庵面对法华塔。故名【塔寺街】因建法华寺,此街大部分消失,只留靠近神曲巷一小段。

  世说详语:前面几条街道都不说了,因为塔寺街完全可以衔接起这一片的联系。塔寺街因塔而得名,我幼时曾在这里暂住,就在正对着白塔的高台院子,每天一出门就可以看到“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歪脖树和破围墙”。白塔在一个工厂的院子里,平时不开,偶尔可以混进去,也也没什么令人惊奇的特别之处。塔寺街的位置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北方民居街巷,往南可以去东街,往西可以绕到北街和西街,毗邻闹市,但又安然恬静,住在那里,很有一种“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俯瞰感。

  【正殿街】位于东华门中段路北,北起后宰门,南至东华门。因明代王朱桂在今皇城街建造王府,王府之北建有大殿,民间称为“正殿”故名。已拆除。

  【仁和美街】位于草帽巷南口。东起大有仓,南至大北街,其名称取《论语:里仁》章中之“里仁为美”之意,故名【仁和美街】已拆除半面。

  【皇城街】位于东华门中段之南,北起东华门,南至大东街,隔路与九龙壁相对。“皇城”原名“王城”,为明朝朱桂之“代王府”旧址。“王府”在明崇祯末年毁于兵火。清朝中期演变为“皇城”。因建代王府,此街拆除。

  【聚宝巷】和【聚财巷】皇城街中段东有聚宝巷,西有聚财巷。后将两巷并入,统称【皇城街】。

  【钱局巷】位于仁和美街之南,西起大北街,东至正殿街,呈不规则形走向。相传,此巷原有代王府管理银钱的“银局”后居民增多,形成巷,便以此得名。已拆除。

  世说详语:钱局巷,听着就和金融有关,果然,后来的西口上,戳立了工商银行的北街网点。

  【广盛店巷】位于皇城二道巷北端,北起后宰门,西至正殿街。呈不规则形走向,因巷内曾开设广盛粮店,故名。已拆。

  【北门井巷】位于城隍庙前街北段西侧,东起城隍庙前街,西至大北街。巷之西口原有一眼大水井,又靠近北门,故名。因建房,此巷消失。

  【曹家巷】位于神曲巷南段东侧,不通行,西至神曲巷。长68.5米,宽2.2米……【详细】

大同古城消失的街巷【街道改名】

  当然,除了略有伤感的消失,还有必须铭记的。有些改名了,有些是新建的,大同的街巷在2010年有一次集中的命名和更名,你知道吗?

  一、古城城墙内的东、西、南、北街名拟分别恢复为和阳街、清远街、永泰街、武定街。

  二、原来的迎宾东路、迎宾西路、宾西街拟合并更名为迎宾街,西起西环路,东至迎宾大桥。迎宾大桥以东延伸路段拟定名为恒安街。

  三、原来的雁同东、西路及延伸段拟合并定名为平城街,西起西环路,东至平城桥(拟命名新建)。平城桥以东延伸路段拟定名为云州街。

  四、原来的新开西二路、新胜东西街、南关东西街、小东门街拟合并更名为北都街,西起同泉路,东至北都桥(拟命名新建)。北都桥以东延伸路段拟定名为西京街。

  五、原来的御河南、北路及延伸段拟合并定名为御河西路,北起得大高速……【详细】

最熟悉的陌生人

  曾经深谙每一条胡同通往何方,曾经深谙每一处可以登攀翻越的残破城墙,曾经深谙每一个高低庙宇后的传说故事,曾经,无视眼前是昏黄还是光亮,都不曾迷路迷惘的地方,陌生了。

  我就是那个对着镜头一次次发愣的最熟悉的陌生人。

  时光,不仅仅是磨平记忆,还意味着降生未知。

  大同的东南西北四大街我都住过,但只有西街和南街的旧模样尚能留在记忆中。乱衙门里大同电影院的光怪陆离\艺校的咿咿呀呀,南寺城墙根儿下的太极推手,已经不复见了。本来真实的影像,如今就像梦一样,变的缥缈起来。

  更老一点的时候,也许,当我再次徜徉于斯感叹唏嘘时,将变成彻底的陌生分子,过去,再不会开启。

胡同旧事

  小的时候,最惧怕孤独。长大以后,最惧怕笔下无物。

  1978年夏天午后突然从梦中醒来周围一片死寂闷热的低气压汗津津的粘黏感下,孤独从天而降。翻窗而出,坐在塔寺街13号大院门口的台阶上看着法华寺里白塔切割穿行的云朵,听着院子里别人家座钟枯燥的滴答、张婶王妈拉闲话,仿佛自己是个隐形人,静默的看待周围,周围却毫无感应。

  孤独陪伴成长,说不上是什么好事,也算不上坏事。没有兄弟姐妹的结伙,冥想的时间就被拉长。那种从想象里挣扎出来,又被混沌式的困顿逼迫回想象世界的来来回回,是孤独的副产品,也是孤独的战利品,就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个瘤,痛恨,但却难离难弃,已经化为一个生命的部分,触之有形,若失怅然。

  排遣孤独的法子之一,就是动笔。写喜写悲写自己写旁人,笔下可以天马行空笔下可以意切情真,写的东西自己看是陈年的酒,品来的甘苦醇厚更比他人多一番滋味在心头,写的东西别人看是层峦的峰,立身远观的景致又与身在此山中不同。

  1994年南海暗夜下汹涌袭来的不仅有涨潮的潮咸的浪,还有深度蚀骨的成年了的孤独。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自此,不再惧怕孤独,因为已经入骨。

  不惧孤独,不拒孤独。漫长的人生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是未完成的路,总要一个人走过。要习惯,要忍受,要善于等候。

  人到中年后喝酒屡屡断片儿忘事,现在非常恐惧失去记忆失去思考失去下笔的勇气与情绪。锐气大减在我看来是岁月的必然,我没觉得有什么委顿惆怅的,而记忆力的衰退和下笔次数的越来越少,倒让我觉得寒意凛然。等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那些能让热血化冰、苍颜迸泪、开怀大笑的归结点在哪里?记忆的闸门从哪里打开,尘封的往事又从何处开启,我倒觉得,历久的文字比泛黄照片更有画面感。

  来的总要来。惧也无用,拒亦无门。

  不惧,不拒。坐看潮起潮落,笑望云卷云舒。


  本专题图文资料由记者任翔宇撰写拍摄。部分史料及老照片综合自大同市城区政府网站、百度大同吧及网友“tigerwhale”的博客等,在此鸣谢。


主管:中共大同市委宣传部  主办:大同日报社  网站编辑部热线:0352-2429831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14083031 ICP备案证号:晋ICP备05004450号